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妈妈出差的夏天 真实口述在老师宿舍里第一次后我变成了酒吧女

[日期:2017-12-30]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zhaozy.com [字体: ]

每晚我都会想起这个令人唏嘘感叹的故事,妈妈出差的夏天我和我的语文老师做了一件让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我每次后悔时,都会想起一个人。那个人,是我的老师。这个老师在我妈妈出差的夏天在教师宿舍里我的第一次就这样送走了,初经人事我不太知道人世的浅淡,以为老师会一直呵护我爱我,但是我错了,毕竟是一件错事,分开之后我沦为了一个酒吧女

 

夏天时,我所在的大学放了假。回老家。不知怎地,踱到了高中上学的学校门口。风景依然。沉重而生锈的铁门,高耸的常青植物,红砖门卫室边,石榴花如火如荼地开。这是我的疼痛的源头。我本不应该来的。但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牵引着我来到这里。我知道,我是想看看他。毕竟五年没见了。当我站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前,点了一支烟,等待高三补课的人潮散尽,然后,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好像并没有怎么变老,除了看上去清收了一些,和五年前一个样子,反而显得更有有韵味了。算下来的话,他也才37岁而已。他说:走走?我同意了。不知道是因为我穿了高跟鞋,还是他胖了,和他并排走的时候,我感觉他变矮了,再没有少女时代时对他的仰望感。他夸我更有风情了。说实在话,我并不太喜欢风情这个词语,因为它显人老。不过,好像经过了这么多年,风情两个字,成了最能修饰我的词语了。

我也就笑着说:“你算是说对了,我们学校里,快比我小五岁的小男生,个个都对我迷恋的不成样子,好像现在那种看起来清纯可爱的小姑娘,都不吃香了一样。”“你上大学了?”他一脸惊愕。江风吹动他身后的小树,像摇晃着的披头散发的人。他惊愕时的表情,和当年问我“你真的不学习了?”时的表情如出一辙。还是老样子,一点儿也没变。

是的,当天我被保卫处关进操场旁的杂货间,等待着我的妈妈来接我,那时也正是妈妈出差的夏天。窗子外,挤满了看热闹的同学。每一句窃窃私语的嘲笑,都被无限放大,和灰尘串联在一起,化成了一条条钢针,插进耳朵里。黄昏的时候,语文老师打开门,拎着几个韭菜包子,“饿了吧?专门给你买的。”他和气地说:“我要结婚了,之前校长介绍给我的,她的侄女。”我冷笑了一声,很干硬。

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我泪流满面。拿着500块钱,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去了广州我姑妈家。她做茶叶生意,我去帮她记账,一个月给我900块钱。说是记账,实际上所有的杂活,都是我干,包括她家的卫生。她家租在一个城中村民房的一楼,常年不见阳光。据我姑妈说,这种房子便宜,一个月也就三百块钱。去了那里以后,我不愿意出门,只想把自己关起来。那天我发了高烧,躺在墙壁不断渗水的灰暗房间里,头顶上一个二十瓦的黄色小灯泡,闪动着微弱的光。

我点了一支烟,迎着江水抽着…一群小孩在河提上放风筝,从我的身边蜂拥而过。其实那天,我晒太阳的时候,第一次想到了自杀。回去之后,我跟姑妈说,我要离开这个地方,我要去工厂打工。晚上,我从我姑妈的床头柜里,把身份证偷了出来,离开了她家。她给我发的工资,一共2700块钱,我一分钱也没有拿,全部放在了茶几上。江边的夜风,把积攒了一天的燥热吹散,格外清爽怡人。我想起高中时,下晚自习坐语文老师的自行车,也经过这段河提。那时候,河提边上的柳树,还没有今天粗壮,弱不禁风的,随时都有断裂的危险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AD
AD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