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韩红改编《魔鬼中的天使》

[日期:2018-06-10]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www.zhaozy.com [字体: ]

网易娱乐6月10日报道 有些爱情,就像一朵艳丽的罂粟花,一碗可口的迷幻药,你看到它的时候有多美,尝到它的时候有多甜,吞下去的时候就有多毒,田馥甄《魔鬼中的天使》所描绘的就是这样一种毒药似的爱情,《我想和你唱》第七期开场秀,韩红田馥甄献出了《魔鬼中的天使》钻石级合唱版本,韩红特意用先锋派诗歌的笔法写了一段rap作为改编,更使得这首经典文艺情歌的杀伤力骤然上升了好几个数量级。

本期《我想和你唱》舞台上,两位天后的惺惺相惜令空气中充满甜味儿,“韩老师”评价“小田儿”声音像竖琴,“小田儿”评价“韩老师”的声音是一个弦乐团。《魔鬼中的天使》原曲风格是由木吉他、鼓为主的简约编配,烘托着田馥甄干净清透的音色,调性清淡婉约,现场合唱版《魔鬼中的天使》因韩红这“一个人的弦乐团”加入而风格大变,变得深远厚重,仿若彤云密布,朔风吹面,变得字字痛切,声声如诉,椎心刺骨,而歌曲中段出现的rap,更如同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子,流淌着黑色的毒液,刺入人心深处,刺痛所有在爱情中曾经或正在伤痕累累的心,刺痛千万颗心底深埋着的那份不为人知的苦楚与纠结。

《魔鬼中的天使》发表于2011年田馥甄的《My Love》专辑,由华语乐坛殿堂级创作者陈小霞、姚若龙联手打造,是近十年来文艺情歌的一首代表性作品。

同为以爱情为题材的流行音乐作品,如果说“大众情歌”指的是是流行音乐工业化的流水线产品,那么“文艺情歌”则是充分个性化创作的艺术成果;大众情歌必须顾及大众的语言习惯和接受度,因而使用常规思维和应用性话语,侧重于故事的讲述和常态情绪的描绘,文艺情歌则跳出应用性语言习惯,进入诗歌的审美性话语和思维系统,着力于通过新颖的意象和独特的意境,以达到“哲”的高度、“理”的深度和“诗”的美感。

在华语乐坛创作歌手阵营中,韩红也堪称是一个文艺情歌的创作高手。1998年,韩红以一曲山泉般清新的文艺小品《家乡》初试啼声、一唱成名;在随后的《醒了》《歌唱》两张专辑中,她推出《一走了之》《你不会回来》《在何方》等一大批文艺情歌,这些作品如同一首首精致奇巧的情诗,浪漫飘逸、灵动不羁,显示着青春年华时期韩红的“唯美主义”倾向;20年后的今天,她的创作激情和能量依然不减,只是风格有所改变,变得更深沉,也更犀利,既写出《一个人》《一时间》等针砭当下都市人精神困境的民谣作品,又以《远方的孩子》成功触及了有关人生信仰的宏大主题,不仅深度与美感兼具,更体现了创作者辽阔高远的精神维度和悲天悯人的人文关怀。

《魔鬼中的天使》中的这段rap,则是韩红的诗笔又为之一变,由飘逸浪漫的唯美派转身变为了犀利奇诡的先锋派。

在姚若龙原有的词作中,也使用了“黑色念头在吼叫”、“灰色监牢”等情歌中极少使用的新颖意象,并且用“魔鬼”、“天使”等对立意象,来制造关系和情绪上的张力,可说是极富独特性和表现力,但为了便于大众理解,词作的思维结构依然遵循了理性思维和因果逻辑,自觉地止步于先锋派、现代派诗歌的大门之外。

韩红写的这段rap,在前辈词人止步之处继续前行:“时光不长,我把它钉在墙上,用一支黑色的木框,封箱夜的漫长。”“爱情不长,我把它涂抹胸上,像只黑脸的猫,表情难辨模样不详。”虽然是比兴,但不是我们见惯了的那种中国传统的暗喻式比兴,它打破了理性逻辑和因果链条,进入了跳跃式的自由联想;“一杯水遮住了光,你不必这样,真的不必这样……疯子疯子,傻子傻子,刀子刀子,安静的句子,最后是破碎了的日子!”韩红走入了先锋派诗歌的世界,以没来由的意象拼接,冲击力十足的叠词,彻底打破客观时空与因果、回归到主观真实,发出极度苦闷的呓语,同时又是悲郁绝望的呐喊,就此,这段rap才具备了刀子一样的锋锐度和情感冲击力。

韩红的歌坛地位之所以卓然高企,与其身份的特殊性有关。她既是一个嗓音得天独厚的超级唱将,也是一个才华横溢、风格独特的创作人,以文艺风格、人文性表达为不变的精神内核,同时既能驾驭各种音乐形式,又能切入不同体系的诗性思维话语,故能二十年如一日地保持强悍的创作力,为乐迷们带来不断的惊喜。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站长推荐
热门评论